本网简介 | 采编团队 | 律师团队 | 法律声明 | 诚信声明 | 人才招聘
首页 资讯 法治 舆情 案件 律师 网络 社会 服务 关于 招聘 举报
·综治动态
·法制建设
·法律法规
·司法解释
·法治人物
·法治视频
服务与举报
国内新闻 更多...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习近平同安哥拉总统洛伦索通电话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部署进
·联合国走到“十字路口”,习近平阐明中
·习近平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峰会上
·现代版“富春山居图”,习近平如此运笔
·这件事,是习近平“一直以来的心愿”
·新闻多一点 | 跟着总书记重温“半条
·这场会晤 习近平提“4个坚持”推动中
·习近平同德国欧盟领导人共同举行会晤
采编团队 更多...
孟兆卿,女,汉族,出生于1970年8月16日,本科学历,系本网副总编,特约记者...
任建勋,男,汉族,生于1971年12月28日,研究生学历,中国共产党党员,系本网采编。...
综治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综治动态 > 正文
起底电信诈骗“杀猪盘”:受害人平均损失约18万元
来源:正义法治网 发布时间:2020-8-3

起底电信诈骗“杀猪盘”:受害人平均损失约18万元

经济参考报 | 2020年08月03日 06:33
原标题:起底电信诈骗“杀猪盘”

  平均每起“杀猪盘”电信诈骗案件受害人损失约18万元,有人被骗金额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有人被“恋人”怂恿甚至不惜卖车卖房,欠下高利贷;虽然案件量只占整个诈骗类犯罪案件的6%,但骗取的财产金额已超过所有诈骗案件涉案金额的25%……近期,重庆检察机关对“4·29”“6·20”“1·15”等系列“杀猪盘”特大电信诈骗案提起公诉,涉案金额高达1.4亿元,抓捕隐匿国外的犯罪嫌疑人500多名,有效打击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

  通过分析案件,办案人员发现近年来“杀猪盘”电信诈骗不断高发,且呈现出与敲诈勒索、互联网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产业整体“出国”,目标群精准定位,产业链日益完善等新动向、新特征,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越来越大,也使得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越发困难。

  究竟何为“杀猪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上当受骗?它背后隐藏的庞大犯罪团伙是如何运作的?普通人如何避免成为下一头被宰的“肥猪”?通过剖析这些典型案例,“杀猪盘”电信诈骗背后的黑色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

  主要锁定30多岁女性

  有人卖车卖房 有人欠下高利贷

  “杀猪盘”电信诈骗因需较长时间,以“谈恋爱”为名培养感情后再骗钱,就像把“猪仔”养大后再杀一样,所以俗称“杀猪盘”。在“杀猪盘”犯罪中,30-40岁女性群体成为“杀猪盘”诈骗重点选取的诈骗对象。

  今年36岁的陈娟(化名)是“6·20杀猪盘”诈骗案1500多个受骗者中的一个。2018年11月底,陈娟在某交友平台上认识了一名自称叫张俊的陌生男子。通过微信联络,张俊帅气体贴又会说话,“他知道我几点起床,通常我一醒来就能收到他的起床微信,晚上也是睡前必须说晚安才睡,比我上班打卡还准。”两人很快在微信上确立了恋爱关系。

  陈娟哪里会想到,此时的她正在跌入犯罪分子布下的陷阱。张俊告诉陈娟有一个叫“众盈国际”的App,可以通过“北京28彩票”和“蛋蛋”赚钱,自己有内幕,可操作赌博网站漏洞,能带她一起赚钱,并展示了自己在线下注的“成果”。在张俊的不断劝说下,陈娟于2018年12月5日至13日期间,给该App客服提供的五张银行卡中累计转账20余万元,随后张俊和客服均失联,App也打不开,陈娟此时才意识到被骗了。

  陈娟这样的受害者在“杀猪盘”诈骗案中屡见不鲜。梳理案卷,记者发现有些受害人投资虚假的数字货币交易被骗几百万元,有的投资虚构的原油期货交易平台被骗上千万元,有的被骗得卖房卖车,造成的损失特别巨大。

  “包装、养号、话本、培训、杀猪……环环相扣,防不胜防!”“4·29”专案承办检察官任志刚说,“杀猪盘”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诈骗套路。首先会通过下载各种相貌及经济条件较好的人员照片、视频来包装自己,这一过程被称之为“养号”。比如陈娟翻看张俊朋友圈发现他开的是玛莎拉蒂轿车,住的是别墅,出入高档酒店应酬,典型的高富帅人设。实际上,张俊这个人和他的微信号,都是犯罪嫌疑人精心包装的。

  其次就是通过社交平台、婚恋网站“选猪”,添加受害人成为好友,并开启“打卡式”网恋。诈骗团伙不断研发“话术本”,从第一次如何和女受害人打招呼,到如何避免“查户口”式聊天,再到如何引诱受害人到赌博网站下注,有针对性地对每一个“键盘手”(负责诈骗聊天的犯罪分子)进行诈骗培训。“他对你说的那些独一无二的情话,其实都是他们教科书般的操作,很可能已经说了千百次。”任志刚说,这一过程称之为“养猪”。“养猪”的诀窍不止在于骗取信任,还要摸清受害人的姓名、住址、工作、工资待遇、家庭生活情况等关键信息,根据每个受害者的经济承受力实施诈骗。

  最后就是通过介绍赌博网站、投资平台,“以小博大”,让受害人先赚几把并能提现,再怂恿大额投入后冻结赌资,完成“杀猪”。陈娟反思,起初自己也有一定的警惕性,在张俊指导下只是充值1000元小玩了两把,但很快就赚了100多元并成功提现,这打消了她最后的疑虑。

  办案人员说,在“杀猪盘”犯罪中,30-40岁女性群体成为“杀猪盘”诈骗首选的诈骗对象。诈骗分子认为,这一年龄段女性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如果主动到网络平台交友,大多感情受过伤害或情感需求强烈,容易得手。

  公司化运作且组织严密

  黑色产业链越发完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杀猪盘”诈骗之所以能够成为电信诈骗“最高级”形态,是因为其公司化运作的独特模式以及近似于传销的严密组织,创造出一个规模庞大的黑色产业链。

  负责承办“1·15”专案的重庆梁平区检察院检察官唐飞说,“杀猪盘”诈骗团伙一般采取“总公司”“分公司”的组织架构。“总公司”下设前台和后台,提供统一办公场地和食宿,租用和维护诈骗平台,负责财务和洗钱,制定严格管理制度并监督实施。“分公司”实行“业务”承包责任制,设置很多代理,再下设组长、小组长和组员,租用车辆统一上下班,通过老乡熟人之间的引荐和在网站发布信息广泛招募推广人员(即“键盘手”),直接实施诈骗。

  其中前台作为综合部门负责日常运行,内设有窝点现场管理(负责团伙内纪律监督,各代理组作案开销)、司机、宿管、库管、护照签证和作案工具管理(负责手机电脑刷机、购买作案网络账号)、前台客服人员。后台分为技术和财务,其中技术负责赌博诈骗网站日常维护更新;财务负责提供最新作案收款银行卡,与前台和各代理组每日对账,根据前台人员的要求让受害人在网站赢钱或输钱。

  “4·29”专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老邱”在某一诈骗团伙中担任代理,从2019年2月到年底,短短几个月时间“老邱”分赃50多万元,而该团伙中,像他所在团队一样的代理组有60多个。“老邱”说,公司制定了等级分明的考核管理制度,统一采取底薪加提成或无底薪提成的分配方式。业务组采取包干制,承担所有代理组员工的开销,分得诈骗收入的60%,总公司负责公司运营和洗钱、管理,分得诈骗收入40%。而普通员工第一个月底薪6000元,第二个月业绩达到3万元就能拿6000元底薪,否则底薪降为3000元,业绩超过3万元的部分才能有提成,3万至5万元提成5%,5万至10万元提成6%,10万至30万元提成9%。小组长、组长按本组总业绩提成,扣除所有支出后剩余部分都归代理。

  “杀猪盘”诈骗团伙非常注重对内部员工的人身控制和精神洗脑。公司员工的护照、身份证都由后台统一管理。

  公司规定一个员工一个月只有半天假,如果有员工生病可以多请假,请假超过3天就扣除当月的满勤奖1000元。没有做到业绩的不但要扣钱,还要接受体罚,比如当众俯卧撑、上下蹲。连续几个月做不到业绩或严重违反公司纪律将被开除,开除时必须赔偿公司机票钱、伙食费、住宿费。

  “1·15”专案犯罪嫌疑人“阿辉”说,在这样严苛的等级考核下,骗来的钱主要被老板和各级代理、管理层赚走了,底层“键盘手”往往赚不到什么钱,还要赔钱,人员流动频繁。为此,“杀猪盘”诈骗团伙借助传销发展下线的方式,来激励员工不断介绍自己人进来。每介绍一个人奖励3000元,介绍来的新人,其业绩的1%也归介绍人所有,如果拉进来的人多了,可以直接自己成立小组甚至升职为代理。

  产业链整体“出国”

  “杀猪盘”呈现新特征

  检察官发现,近年来“杀猪盘”电信诈骗呈现出上下游产业分工协同,与敲诈勒索、互联网新型犯罪等其他犯罪相融合;产业整体“出国”、诈骗团伙来源地开始辐射扩散等新动向、新特征,使得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越发困难。

  一是产业链上下游分工协同更加明显。“老邱”交代,除了传统的赌博网站、诈骗、洗钱等分工,“杀猪盘”电信诈骗分工进一步细化。为了进一步提高诈骗精准度,诈骗分子开始和非法买卖个人信息犯罪形成上下游关系,大量买卖“猪仔”信息,首选那些有大额存款、曾经被诈骗过的人实施诈骗。这种人被称为“肥猪仔”,一条信息可以卖到50元,而一条普通信息只卖一毛钱。从广撒网到买卖个人信息精准诈骗,这种精准选择作案对象作案的方式更加可怕。

  此外,在“杀猪盘”产业链上还延伸整合了“买卖交友账号”行业。“杀猪盘”诈骗需要大量经过“养号”包装的微信号、QQ号、陌陌号、探探号、抖音号等聊天软件的账号和密码,于是网上就有专人提供相应服务,用买卖的个人信息注册各类交友账号,按要求经过包装后在线出售。这样的微信号就有长期的朋友圈动态,欺骗性更强。

  二是诈骗手段开始与敲诈勒索等其他犯罪手段相融合。针对男性受害人,诈骗分子将“杀猪盘”和裸聊敲诈勒索结合起来,建立所谓“恋爱”关系后提出裸聊要求,并录制受害人不雅视频,以曝光相关视频给其亲友为要挟,实施敲诈勒索。康飞说,此类“杀猪盘”诈骗,每起诈骗金额往往只有几千元,相比于动辄十几万、几十万的传统“杀猪盘”要小很多,但不需要长时间培养感情,得手率更高,而且受害人往往不会报警,成为当前“杀猪盘”诈骗集团新的作案手法。此外,“杀猪盘”诈骗分子在与女性受害人聊天时,也会刻意挑逗对方说一些私密的话,发一些暴露照片。除了刻意实施裸聊诈骗,也可以成为牵制受害人报警的底牌,不少受害人慑于有不雅照片或聊天记录在对方手上而选择破财消灾。

  三是全线涌向东南亚,增加了打击难度。办案人员介绍,由于近年来国内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大,“杀猪盘”电信诈骗团伙已经全线涌向东南亚国家等境外地区,但仍主要针对国内开展诈骗。诈骗分子就是试图利用国家间法律体系不协调、认定标准不一致、协作沟通难等跨境执法难题来逃避打击。不过,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大与东南亚国家国际执法协作的力度,大大压缩了电信诈骗的生存空间。

  四是诈骗团伙来源地开始辐射扩散。据任志刚介绍,由于“杀猪盘”主要采取传销式发展下线,不断补充“键盘手”,所以团伙成员地域分布相对集中。但从近期破获的这些大案来看,犯罪团伙已开始向其他地区扩散。

  加强国际执法合作

  提高防范意识

  为提高“杀猪盘”的破案效率和打击力度,我国正不断加强与别国的跨境执法协作。此外,办案人员认为,个人也应提高自身防范意识,克服一夜暴富心理,坚决对网络赌博说“不”,避免成为下一头被宰“肥猪”。

  针对“杀猪盘”电信诈骗呈现的新特征,近年来我国通过开展“云剑”行动、“长城”行动等各类打击行动,不断提升对“杀猪盘”等网络电信诈骗活动的打击力度,并持续加强与东南亚相关国家的警务执法合作,捣毁了一大批境外诈骗窝点,跨境抓捕了大批“杀猪盘”诈骗分子。仅“4·29”“6·20”“1·15”等系列“杀猪盘”特大电信诈骗案中,就有500多名隐匿国外的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国,有效打击了诈骗分子的嚣张气焰。

  与此同时,国家网信、公安等部门也在加强对互联网企业规范化运作的要求和监管,推动各类交友、相亲平台加大自身安全建设和自我监督,推动互联网企业建立完善反诈骗平台和机制。

  在国家加强打击力度的同时,任志刚、唐飞等办案人员认为,普通人提高自身防范意识也是避免遭遇“杀猪盘”诈骗的重要一环。

  唐飞说,网络交友须谨慎,要强化防范心理,不要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务必认真核实对方身份,保持头脑清醒,不要轻易投入感情和交付钱财,对网络生活应有健康心态,不过分依赖、相信网络。“1·15”专案中,不少被害人往往对自己的工作、情感、生活等不如意,缺乏良性的社交圈子和社会活动,缺乏正能量,而将自己寄托于网络社交平台,以此麻痹自己,希望得到他人的关注和情感上的慰藉,从而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其次,要克服一夜暴富心理。任志刚说,切不可轻信所谓“内幕消息”“稳赚不赔”等说法,从而进行投资、参与博彩活动,不要被诱饵的“甜头”所迷惑而陷入骗局。不少受害人都有发财梦、贪图小利和不劳而获的心理;部分被害人起初在充值之前还持疑惑的态度,但当尝到被设计好的连续几次小赚的甜头后,心里基本处于不设防状态。

  再次,还应高度警惕网络转账、在线理财等宣传炒作,坚决对网络赌博说“不”。发现有上当受骗的可能时,一旦对方要求提供银行账户、有“稳赚不赔”的盈利项目,并要求转账等行为时,要留存好证据,并及时报警。

来源:央视网 编辑:阚纯裕 责任编辑:刘亮
 
上一篇: 上海首例养犬人遗弃犬只案:罚五百元,吊销犬证 2020-8-9
下一篇: 合同签了定金交了疫情来了,这类旅游纠纷怎么解? 2020-7-30
本网简介 | 采编团队 | 律师团队 | 法律声明 | 诚信声明 | 人才招聘 | 在线留言